荧惑守心

最是人间留不住,文笔粉丝和分数

【巍澜】传说,龙城有一游戏名叫《镇魂》

◎夭寿啦,懒癌本癌竟然发文了。

◎我很认真的写了,但是很抱歉还是毁了这个梗。

◎更新无望,全看懒癌何时发作。

◎正好,懒癌发作的作者就把这篇文当做百粉点梗吧。

◎最后,作者厚颜无耻地来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啦!
(希望你们能看到底emmmm……)

summary:
近日,一款叫“镇魂”的手游在龙城火了。
这款手游以龙城的真实环境为背景,模拟真实的生活环境,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且一个人用他的身份证只能注册一个号。
除了超现实的背景,最吸引玩家的是其加入的奇幻元素。
在进入游戏之前,官方将会随机分配玩家的角色、种族、能力等。所以在游戏中看到一个人好端端地走在路边却被一颗草追着打的事就不足为奇了。
此外,让人感到不解的是,官方规定,一个人如果在游戏中out,不能复活,再加上那个一个身份证只能注册一个号的规定,就是说,要是不幸死亡,就再也不能登上这个游戏了!
自从龙城发行了这个游戏后,死亡率成倍增长,为此,警方也介入了调查,却始终没有结果,“镇魂”的制作团队就此成了龙城最大的谜题。

周日  龙城大学   307宿舍

“死猫,就差你一个了,赶紧的上线,世界发布新人物了。”

一个年轻人坐宿舍上铺,嘴里含着一根奶味棒棒糖,含糊不清地对刚进来的大庆说话。

另一个铺位上盘腿坐着的林静把手抵在唇边,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

大庆立刻不乐意了,甩了书包往椅子上一靠,顺手抽出抽屉里的笔记本,还和林静回嘴:“笑什么笑,我是只猫有什么可笑的。老猫我好歹也是猫界霸主,哪像你,可别‘科技界的国民老公’没做成,先上了我们学校的丑男排行榜TOP10。”

“也不是不可能是吧。”赵云澜在一旁添油加醋。

林静抽了抽嘴角,又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宅男必备黑框眼镜:“一边去一边去,你自己抽到的黑猫,还把他喂的这么胖,我这不过是在陈述事实。”

“你……”

眼看这两人就要掐上,国民好处长只好赶紧出来劝架:“好了好了啊,赶紧的看新人物。”

新人物:
姓名:斩魂使
性别:男
年龄:不详
武器:斩魂刀
所属:暂属幽冥
身份背景:不详

看到这么一份有些过于简单的资料,赵云澜若有所思地把棒棒糖在嘴里转了两圈,狠狠地嘬了一口。

“这个斩魂使,到底什么来头。”

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特调处的电话就响了。

汪徵的声音从所有人的耳机里穿出:“赵处,又有新案子了。”

赵云澜长呼一口气,对着耳麦说:“来吧,干活了。”

案子并不复杂,又是地星那些玩忽职守的地牢看门人,上班期间打瞌睡,放跑了一只千年饿死鬼,还让他在龙城闹出了不大不小的动静。

这类案子特调处经手过很多起,大多就是把当事人约到咖啡厅,然后赵大处长发挥魅力,告诉他们这些都是假的,最后收获一位迷妹/弟。

这次也一样。

只是当赵云澜和大庆走近特调处时,大庆手下押着的不安分了一路的一团黑雾突然猛地僵硬了,然后微微颤抖了起来,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特调处大门后等着它。

大庆回头和上铺赵云澜对视一眼,赵云澜控制着人物先走上前,推开特调处的大门。

顿时,黑雾弥漫,向门外的两人劈头盖脸的罩下来。

赵云澜眼疾手快地对愣住的大庆吼了一句:“快进去。”

待大庆手忙脚乱地冲进大门,赵云澜迅速关上门,不让黑气泄露出一分一毫。笑话,特调处在档案上的定位就是“神秘”,若是让有心人看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就要背上千古骂名了。

他淡定地面向一团黑雾中隐隐绰绰的人影,实际上心里紧张地像是见到了当年那个山头最帅的猴一样。

赵云澜在游戏外偷偷地问楚恕之:“老楚,这斩魂使有说过什么吗?”

楚恕之摇了摇头:“斩魂使从进来开始,就什么也没说过,像是只专门为了等你们。”

赵云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在聊天界面上敲了一排字:

黑老哥大驾光临,我们特调处有失远迎啊。

对面迅速跳上来回复:

我此行,只是为了捉拿这逃逸的地星人,既然令主已经将它带回来,我便不在地面上多做停留,告辞。

一个更为深邃的黑洞凭空出现,把斩魂使、那吓的动都不敢动的饿死鬼还有满屋子的黑雾吞噬得干干净净。

赵云澜颇有些尴尬地站在屋子中间,对着空气发呆。

敢不接我话头的,这倒是第一个。

赵云澜想着,在屏幕前狠狠地搓了一把他那邋遢的玫瑰花的刺。

“斩魂使还真不愧是从黄泉底下出来的人,一身的煞气隔着屏幕都把我冻着了。”大庆皱着眉抱怨,说罢还戏精上身似的搓了搓手臂。

“就你刚才盯着人家看的那炽热眼神,他没把你带到幽冥去教育一顿算是好的了。”赵云澜顺口把大庆呛了回去,狠狠地扣上了笔记本电脑。

“啪。”

老子我心情不好。

“行了,睡觉。”

然后麻溜的跟条泥鳅似的钻进被窝,“谁最后睡谁关灯。”

林静和大庆深深地对视了一眼。

在几秒的风卷残云中,留下楚恕之一个人呆站在宿舍中间。

大庆从被窝里露出一双眼睛:“去关灯吧,皮卡丘~”

楚恕之无奈地站在宿舍中间翻了个白眼:“嘁——”

一阵“乒零乓啷”的响声过后,整幢宿舍楼最后一个寝室终于也在舍管老大爷到来之前成功熄灯了。

第二天   古典文学选修课

“死猫啊,这节什么课啊。”赵云澜打着哈欠问一旁同样睡眼朦胧的大庆。

大庆艰难地调动全脸的肌肉,把左眼向上抬起了一条缝,看到顶着啤酒肚,笑呵呵地拂着秃顶的古典文学教授,哀嚎一声:“这日子没法过了!古典文学课的教授要么像这个一样是油腻中年老大叔,要么和昨天那个‘猴精’似的,干瘦干瘦的,都没个亮眼点的帅哥洗洗眼睛。”

“现在知道你领导的好了吧。”赵云澜闭着眼睛说瞎话。

“滚蛋。”

讲台上的“油腻中年老大叔”笑呵呵地看着底下一众歪七扭八的学生也不恼,心情颇好的带进来了一位新同学。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两句话。

今天,我们团结有爱的大家庭中就要加入一位新同学了……”

老头子说话没人要听,倒是那个转学生的颜值挺吸引人的,活脱脱一小奶狗啊!

大庆看直了眼,偷偷擦了擦嘴角险些留下来的口水。

“欸”乘着“油腻中年老大叔”在讲台上絮絮叨叨罗里吧嗦的时候,他推了推又要睡过去的赵云澜的胳膊,“醒醒,洗眼睛的来了”

赵云澜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死猫,再吵你老子我睡觉就……”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呢喃:“……扣你小鱼干。”

“……现在请转学生给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全班同学都伸长着脖子等着这一环节。

充满磁性的声音低低响起:“免贵,姓沈,沈巍。”

尖叫声冲破屋顶。

“中年油腻老大叔”听到这满屋子的噪音终于有了别的表情,他轻轻皱了皱眉,“新同学刚到学校,还不太熟悉,找个人带带他,班长。”

赵云澜从来没这么庆幸过自己当上了班长:“在。”顿了顿又说:“老师,让新同学坐我旁边吧。”说着对沈巍腼腆的表情发射了一个wink:“方便交流讨论。”

老大叔捋了捋自己的秃头:“也好。”

于是赵云澜无视了大庆抗议的眼神,兴高采烈地搂着沈巍坐了下来。

大庆只好可怜兮兮的搬到最后一排垃圾桶旁边,捏着鼻子骂赵云澜:“见色忘友。”

老大叔的课实在太无聊,被调到最后一排的大庆已经无所事事的开始研究自家老赵。大半节课过去,大庆生平头一遭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他家老赵已经和沈巍说了半节课的话了,从他这个角度,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赵云澜猥琐的笑容和沈巍微微泛红的耳廓。大庆撇了撇嘴,什么呀,和撩小姑娘似的。

不对,撩小姑娘!

大庆一下子正色起来,细细回想了一下,登时惊出一身冷汗。

赵云澜是个美色至上男女通吃的人,更何况这沈巍是个标志性的大美人儿,按照老赵这尿性,可别真打算追他!

下课

“嘿,死猫想什么呢。”赵云澜在大庆面前晃了一下手,叫回了他出窍的灵魂。

“介绍一下,这是大庆,我的舍友,外号死猫,小名死胖子。”

沈巍抿嘴轻笑了一下:“你好,我是沈巍。”

大庆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拉过赵云澜:“我有话要对你说。”

“你不会要追沈巍吧。”

“看不出啊,死猫,你的目光什么时候这么如炬了,慧眼识人,以后出勤的重担就压在你身上了。”

“你别闹,我和你说正事儿呢。你……真的要追人家?”

“恩,有何不可啊。”

“不是,你才认识了人家不到一个小时,你了解他什么?他家几口人?住哪里?他的理想型?万一两个人性格不合呢?”

“死猫,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至于他家几口人,住哪里这要等见家长的时候再说。”

“性格不合什么的,你就别操心了,小孩子想太多可是会掉毛的,你只要专心当你的助攻就好了。”

“喜糖什么的,少不了你的。”

赵云澜笑了笑,转过头去搭上沈巍的肩膀:“走吧沈巍,我带你认识认识我们龙城大学!”

大庆赵云澜想着放荡不羁的步伐和沈巍僵硬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深觉赵云澜委托给自己的任务完成无望。

这做助攻的使命重大,终点遥遥无期啊。

啊……感谢那些有勇气坚持看完我的瞎逼逼的小可爱们,结尾再来一次,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哦!(首尾呼应)

看我找到了什么大宝贝,妈呀这个综艺……
论白宇内裤穿几码?!
白叔接吻时长?!
白宇首谈恋情?!
(这个截不到啊……)

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巍澜/澜巍】论攻受的由来(又名小澜孩在线作死)

我们一起来品一品昆仑是怎么自作孽不可活的:

沈巍,原名沈嵬。

嵬,即山压鬼。

由此可见,昆仑在很久以前曾一度为攻。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赵云澜开始被压了呢?

是从他自己说“……那你就叫‘沈巍’吧。”开始。

巍,即
山、委、鬼

连起来就是山神委身于鬼王。

啧啧啧,所以说,祸从口出啊。

小澜孩作死的一百种方法。

天哪,今天的lofter也有惊喜!

震惊!巍澜情侣项链竟已多次露脸?!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天啦噜,看我发现了什么!白老师和局老师机场里戴的同款项链竟然在MV里就出现过!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敬请收看这一期的龙城解密。




                 ————龙城揭秘者

有人想看吗?

我突然有一个脑洞,想写一个故事,故事背景是这样的:
近日,一款叫“镇魂”的手游在龙城火了。
这款手游以龙城的真实环境为背景,模拟真实的生活环境,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且一个人用他的身份证只能注册一个号。
除了超现实的背景,最吸引玩家的是其加入的奇幻元素。
在进入游戏之前,官方将会随机分配玩家的角色、种族、能力等。所以在游戏中看到一个人好端端地走在路边却被一颗草追着打的事就不足为奇了。
此外,让人感到不解的是,官方规定,一个人如果在游戏中out,不能复活,再加上那个一个身份证只能注册一个号的规定,就是说,要是不幸死亡,就再也不能登上这个游戏了!
自从龙城发行了这个游戏后,死亡率成倍增长,为此,警方也介入了调查,却始终没有结果,“镇魂”的制作团队就此成了龙城最大的谜题。

然后,特调处的各位以及斩魂使大人都是游戏玩家,大学生,巍澜夫夫每天刷刷怪谈谈恋爱顺便闪瞎别人狗眼的故事。

概括来讲就是如果镇魂是个游戏,那么……

有人想看吗?
没人就不写了。

要是热度过一百了,我就写……

刀削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的肚子疼

看到镇魂剧组的活动,我也举个爪来参加一下啦。加了两个tag重新发了一遍。笑~

【巍澜】孩子该取什么名儿好?

这只是一个不受本人控制的脑洞。
我的手它有自己的思想。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乐的镇魂女孩。
想看赵处怎么幼稚地和他亲生女儿吵架吗?下拉↓

本文又名《糙老爷们取名记》






当恢复记忆的赵处和斩魂使在一起的消息在三界公开以后,各族都拿来自己珍藏的宝贝前来祝贺,这其中,尤为妖族的礼品最是奇特。

妖族盛产各类丹药,在听说赵云澜和沈巍同为男子后,便不停地差人送来一些装在精美瓷瓶里的丹药,都叫“软骨散”、“温柔乡”、“合欢粉”之类的。

沈教授在看到这些名字的时候,脸就爆红,反倒是赵处,英勇地以身试法,亲自实践了送礼来的人口中的“效果奇好”。

在一众丹药中,有一名叫“送子丹”的,在某次翻云覆雨之时,赵云澜顺手抓来给沈教授增添情趣,不计后果地服了下去。

结果就是艰辛的十月怀胎后生下了一个白嫩嫩的小公主。

事后,送来这一丹药的一族收到了一张地府的自由通行证,一同送来的白纸上只有两个字:

回赠。

由于是当代鬼王和大荒山圣转世的结晶,再加上一些药物的因素,小公主的体质便异于常人。

五个月学会走路,一岁多学会讲话,两岁开始就学着她二爹爹赵处到处开始浪。

由于年龄太小加上身份特殊,小公主不能出门,于是就把赵云澜家祸害了个遍,仿佛回到了沈巍帮他打扫房间之前的日子,不,比那还要乱,起码那时候不会有满地的泥巴和青草。

“七七,你是不是又把我窗台上的多肉植物打翻在家里了!啊?!”

小公主的出生日期是七月七号,赵·懒得不想取名·云澜于是就叫她七七。沈·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巍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这个淑女的名字实在不符合小公主调皮的本性。

反正不管怎样,小公主三岁之前的名字就这么随性地确定下来了——七七。

不过为什么说是三岁以前呢,是因为过了三岁,七七就要上幼儿园了。

几乎所有父母在这一时期都是又焦虑又兴奋的。

赵云澜和沈巍也不能免俗。

边忙着寻找幼儿园,边忙着给七七做数不清的心里建设。

那段时间可当真是忙得团团转。

可当他们拿到报名表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因为七七的特殊身份,她出生时并没有办户口本,连接生都是找的地府医生。所以严格来说,七七现在算是“黑户”。要伪造户口本倒是不难,有什么事是斩魂使做不到的啊,但赵处却对着报名表的第一栏陷入了沉思。

[姓名___]

于是,给小公主起名就正式被提上了日程。

某个安详的午后,赵处一脸严肃地站在落地窗旁,看着刚从黄泉下回来的斩魂使,似是要与其谈论什么关乎天下的大事。

斩魂使大人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仍然配合的扶了扶眼镜,露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只见赵云澜板着脸,紧抿的薄唇里吐出几个字眼:“沈巍,孩子的名字还没定吧。”

这句轻飘飘的话如重雷一般在沈巍的耳边炸开,可怜我们连十殿阎罗都撼动不了的斩魂使大人被这句话吓得一个趔趄。

“什、什……什么?”

“我说,孩子的名字还没定吧。”

“是、是啊。”

沈巍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件事啊,赵云澜这个表情让他心里尤其没底,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被当场抓到。

赵云澜继续维持着这样一副正直的表情说:“那就姓赵吧。”

老婆都发话了,哪儿有不答应的道理?

沈巍微微一笑:“好。”

赵云澜有点懵,他还以为沈巍会和他争论不休,毕竟中国孩子的姓氏问题一直是家庭大事,这一世的赵云澜虽继承了昆仑的记忆,但毕竟离那个年代已远,现在的他被父母灌输的中国传统取名概念已经很深了,他甚至都打好了一肚子腹稿,拟好了几十种沈巍可能的反应,可就是没想到这种结局,一下子有些愣神。

沈巍真是爱惨了他这个呆愣的小表情,一手把人捞进怀里,就要吻上去。

突然一声石破天惊的吼声在他俩中间响起:“我不同意!”

沈巍立刻放开赵云澜,退到安全距离以外,看着从两人中间冒出来的乱糟糟的脑袋,有些无奈。

赵云澜正和自家老公亲热呢,骤然被打断很是不爽,就把气都撒在罪魁祸首头上:

“呦呵,现在是流行鸡窝头是吗,小小年纪还赶时髦呢,七七,不得了啊。”

七七撸了一把自己狂放不羁的头发,小嘴一撅。

“不想姓赵是吧,嘿,我还不同意呢,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赵云澜对着心灵受到了创伤的七七做了一个嫌弃的动作。

七七转身去抓沈巍的手,抱紧了他的小腿,还不死心地对赵云澜说:“就是不想姓赵。”

嘿,我这小暴脾气。赵云澜深深地挑了挑眉,双手叉腰,点了点头,死命地克制住了自己想打这小混蛋一巴掌的的冲动,问:“那你为什么不想姓赵啊?”

七七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最后有些纠结地回答:“原因太多了,我要说哪条?”

好,很好。

“说最重要的那条吧。”

七七于是很认真的望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姓赵的,都是被压的。”

好了,这回赵云澜的巴掌是真的呼上来了。连一旁的沈巍都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七七感觉到后脑勺的疼痛,“哇”的哭了出来,边哭还边有点不解,姓赵的,难道不是被压的吗?

看沈教授这无奈而又窃喜的小表情,甜死了。